奇军网 新闻 > 首页 > 战略观察 > 国情透析 > 正文 >

了不起的拉美的阿拉伯移民

2017-06-01 10:00:46 点击: 来源: 网络转载 反馈
导读:英国曼彻斯特的爆炸声,再次将欧洲面临的阿拉伯难民危机和移民融入当地社会的问题,推到了舆论的风口上。从国家、民族认同再到身份意识,老欧洲近年显得既慌乱,又心急。 了不起的拉美的阿拉伯移民,阿拉伯移民

原题:美的阿拉伯移民:有的成为总统或首富,有的成了选美冠军

  英国曼彻斯特的爆炸声,再次将欧洲面临的阿拉伯难民危机和移民融入当地社会的问题,推到了舆论的风口上。从国家、民族认同再到身份意识,老欧洲近年显得既慌乱,又心急。相比之下,文化属性上与阿拉伯之几乎同源的拉美大陆则要从容得多。固然,此时的拉美有其自身的社会经济问题,无暇再在欧洲、中东事务上置喙。对原住民文化的重视,亦早已是各国政府一直努力的方向。然而,不应忽略的一点是:拉丁美洲早已有和阿拉伯移民打交道的历史。而且,这段移民史还映照出拉美的当代史。

  不妨罗列一些个案:2016年出任过渡时期的巴西总统特梅尔,便是黎巴嫩麦尔基派移民二代。其就职之际,远在黎巴嫩的小村庄兴奋得立起了葡语和阿语的路牌。此刻正闹得不可开交的委内瑞拉副总统,则是叙利亚德鲁兹派二代。回放到1990年代在位十年的阿根廷前总统梅内姆,更是叙利亚穆斯林二代出身,随后皈依天主教。再考虑到踉跄入狱的部分前中美洲国家元首,那么拉丁美洲政坛上的阿拉伯裔面孔甚至还多于原住民!倘若把在财富榜上长年紧贴比尔·盖茨的墨西哥首富、甚至选美冠军都算进来,那么拉美阿裔群体则大放光芒,抢尽风头。比如2007年三亚世界小姐冠军(Valeska Saab)便是厄瓜多尔黎巴嫩裔。如今,她也步入了厄瓜多尔的政坛。

  为什么拉美大陆会有阿裔移民群体?这段移民史有什么特别之处?回答这些问题,某种程度上就是梳理东方和西方在另一片大陆上的相遇。

  2016年,巴西现总统特梅尔(Michel Tamer)的黎巴嫩故里居民设立葡、阿双语的路牌,庆祝其上任。

  拉美大陆的阿裔移民史

  同步于十九世纪末华裔、日裔的拉美移民潮,阿拉伯人远走美洲可谓是当时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内政外交的客观产物。从内部看,有社会经济发展缓慢和政治晦暗两大因素;在外部看,则有黎凡特地区(历史上的地理名称,大致包括今天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等地区)基督徒开眼看世界的新意识。另一方面,随着西式学堂在该地设立,当地逐渐形成了一个在同一时期奥斯曼帝国其他地区所没有的中产阶级。这个阶级对外界的变化更为敏感,也更有动力到其他地方寻找致富机会。

  然而,作出移民的决定绝非容易。这预设着人们对远方的国度有最起码的了解。其次,便需要胆识。实际上,在黎巴嫩和美洲有一些移民中介(simsar)牵线,或是说服黎凡特各村庄的年轻男子远走,或是在抵达国为新人指引工作和生活。只身闯荡的人回乡后,便把新世界的见闻一一传开。有了世界范围内的整体比较,才会目光向西,考虑诗和远方。一位阿拉伯移民在其《从阿勒颇到布宜诺斯艾利斯》书中就有一番话,透露出当时社会的大环境: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